网约车变阵

美团打车终于再下一城。

6月5日,端午节前夕,美团打车正式登陆北京,而北京恰恰是网约车老牌玩家滴滴的大本营。

可谁也没想到,美团打车“进京”的姿态,已由那个两年来与滴滴在多地酣战挥金如土的斗士,摇身一变,成为了又一个高德打车。

至此,高德和美团以低成本和零运力入局,成为了首汽、曹操、阳光和AA等一众中小网约车平台的外置“流量池”,这也让网约车领域渐变为三足鼎立之势——昔日一家独大的滴滴,迎来两个事实上的实力对手。

而与历史不尽相同的是,这个局面在短期内,恐怕谁也干不掉谁。

美团 v.s.滴滴:曾经两败俱伤的开局

2017年2月美团上线网约车服务。

当时,美团打车并没有选择一线城市当做根据地,而是避开滴滴锋芒,以南京作为第一站,直到2018年3月,美团打车正式登陆上海,才迅速与滴滴展开拉锯战。

几乎同一时间,滴滴宣布斥巨资进军外卖业务,首批城市为无锡、南京、长沙、福州、济南、宁波、温州、成都和厦门,滴滴外卖通过降低佣金和奖励来获得首批商家和用户,与美团抢滴滴地盘的做法如出一辙。

美团打车来势汹汹,对上海地区前一万名注册的司机给出三个月内零抽成的福利政策,同时只要单日上线满10小时同时满10单,即可拿到600元的保底收入,而超过600元,还将奖励200元。这种补贴力度打了滴滴一个措手不及,当时,滴滴还维持20%左右抽成比例。

打车业务登陆上海不久,美团CEO王兴就公开宣称,“要在3日内拿到上海三分之一的市场份额。”在大额补贴之下也确实做到了,上线三日订单量就突破了30万单。

好景不长,短短一个月后,滴滴内部邮件称,美团单均亏损30元以上,难以为继,“目前已被压制在15%以内,并仍在持续下滑。”

另外,上海市交通委、市公安局和市价检局在美团打车上

线后不足12小时,就联合对其进行约谈。一个约谈的结果就是:美团打车的注册车辆及驾驶员数据需接入上海市行业监管平台,并且勒令撤掉低价竞争的宣传广告。

而后,美团打车高调宣布,将会进军北京、成都、杭州和福州等城市,据第一财经当时的报道,对于包括北京等城市即将上线的打车业务,美团还准备了10亿美元,而且上不封顶。

没想到,这个所谓的“即将上线”竟是一年之久。

在这一年之中,网约车行业迎来巨变,滴滴顺风车因为频繁出现的安全问题被迫下线,美团打车的扩张也戛然而止。

一方面,数起滴滴顺风车司机遇害事件使得整个社会舆论导向对网约车业务推进极为不利;另一方面,烧钱扩土让美团倍感疲惫,作为上市公司,美团需要一份相对好看的财报。

163配资Uber要上市 招股书披露六大看点

4月11日,一路野蛮生长的Uber正式递交了上市申请,拟在纽交所上市,代码为“UBER”。

除了曾在中国开展过的共享出行业务外,Uber招股书还详细披露了包括外卖、货运、无人驾驶等业务在内的全面布局。

招股书显示,2018年Uber年营收112.7亿美元,同比增长42%;但全年成本和支出却高达143.03亿美元,实际运营亏损(主营业务亏损)为30.33亿美元。Uber在招股书中未透露发行价格区间、发行量等信息,提到的10亿美元募资金额总额也只是占位符,用于计算注册费。

从Lyft上市开始,Uber的上市进程便备受瞩目,但很多人已经开始担心Uber是否会步入与Lyft上市即破发类似的困境。

过去的10年间,Uber经历了丑闻缠身、创始人出局、连续亏损等种种危机,并且其在招股书中称,Uber未来可能仍然无法实现盈利。那幺这份368页的文件到底展现了一个怎样的巨型公司?Uber的业务表现又能否支撑起它的上市野心呢?

营收112.7亿美元,北美占半壁江山

作为全球最受关注的共享出行巨头之一,Uber的财务数据也揭开了近几年持续烧钱的共享出行模式的神秘面纱。

招股书显示,Uber在2018年营收为112.70亿美元,高于上年的79.32亿美元,同比增42%。

分地区来看,主战场北美地区(美国和加拿大)年度营收61.5亿美元,第二大市场拉美地区的营收为20亿美元,欧洲、中东和非洲的营收为17.2亿美元,亚太地区营收为10.3亿美元。

Uber目前将自身业务划分为个人出行(Personal Mobility)、Uber外卖(Uber Eats)和Uber货运(Uber Freight)三大类。

其中个人出行业务板块又分为传统的共享出行(Ridesharing)以及包括无桩单车、电动滑板车等形式的新出行(New Mobility)。个人出行业务目前是Uber营收的主要来源,2018年该板块营收为 92亿美元,占到当年全部营收113亿美元的81.4%。

Uber外卖尽管营收规模尚小,但增速最快,2018年营收为15亿美元,同比增长149%。这种增加是由于Uber Eats订单总额增加了164%。但同时,Uber Eats收入占其总收入的比例由2017年的20%下降至2018年的18%。这一下降是由于餐盒尺寸较小、服务费较低的餐馆组合增多。

另外,Uber货运业务在2018年最后一个季度达到1。 25亿美元,Uber计划在2019年将该业务进一步拓展至欧洲地区。

收入及占比

Uber在2018年成本和支出为143.03亿美元,较上年的120.12亿美元同比增长19%。这其中,营收成本和支出为56.23亿美元,上年同期为41.60亿美元;销售和营销支出为31.51亿美元,上年同期为25.24亿美元;运营和支持支出为15.16亿美元,上年同期为13.54亿美元;研发支出为15.05亿美元,上年同期为12.01亿美元;总务和行政支出为20.82亿美元,低于上年同期的22.63亿美元。

运营亏损30亿美元,可能无法实现盈利

此外,归属Uber的净利润为9.97亿美元,上年同期净亏损为40.33亿美元,同比扭亏。

不过,这并非意味着Uber是真正盈利的。招股书显示,Uber在2018年的运营亏损(主营业务亏损)为30.33亿美元,上年同期运营亏损为40.80亿美元。

这其中,Uber在2018年第四季度运营亏损为10.53亿美元,虽然较上年同期的11.97亿美元亏损有所缩减,但依然较前三个季度大幅增加,运营亏损率为35%。

运营亏损的增加,主要受主营业务成本及支出增大。具体来看,2018年不包括折旧和摊销在内的营收成本比上年增加,是因为其总预订量(包括2018年剥离业务)增加了140亿美元(39%),达到502亿美元,而2017年为362亿美元。由于行驶里程的增加,与拼车产品相关的成本在绝对基础上有所增加,收入占比却有所下降。

2018年的销售和营销支出比上年增加了6.27亿美元,增幅为28%。这一增长主要是由于消费者折扣、促销、退款和信贷的增加,以及消费者广告和其他营销计划的增加。

这意味着,Uber距离实现盈利还很遥远。Uber公司甚至在风险提示中警告称,其预计运营支出“在可以预见的未来将大幅增加”,而且“可能无法实现盈利”。

截至2018年12月31日,Uber账面持有现金和现金等价物为64.06亿美元。

月活用户9100万,增速放缓

从整体数据来看,Uber是当之无愧的全球第一大共享出行平台。

这表现在,截至2018年12月31日,平台上月活跃用户数为9100万,其中包含了送餐服务Uber Eats的月活跃用户数。与2017年相比这一数字增长了33.8%,但增速低于一年前的51%。

平台活跃用户数据

此外,平台在全球63个国家700个城市运营业务,共完成了15亿次出行,目前平台每天完成1500万次出行,是一家真正国际化的共享出行服务平台。

从动态数据来看,尽管体量与规模已经足够大,但Uber的运营数据上仍然不容乐观。

首先,增长速度开始放缓。Uber在2018年的营收达到了1132.7亿美元,是Uber首个收入超过100亿美元的财政年度,比上年增长42%;但2017年营收同比增速将近200%,与之相比,2018年Uber的营收增速出现了大幅放缓。

其次,亏损仍在持续。招股书显示,Uber在2018年实现了9。 97亿美元的净盈利,但实际上该盈利很大程度上是受益于出售东南亚和俄罗斯业务的非经常性项目,以及投资滴滴的收益等。若剔除这些因素,Uber实际上在2018年出现了18亿美元的亏损, 但看其2018年运营亏损更是达到30.33亿美元。

第三,Uber的营收来源集中度高。其招股书显示,2018 年,其近四分之一的共享出行收入来自于5大城市:洛杉矶、纽约、旧金山湾区、伦敦和圣保罗。

第四,用户增长趋于放缓,渗透率偏低。根据招股书数据,其2018年年底平台上月活跃数为9100万,同比增长34%,2017年该增速为51%。但Uber方面认为,未来的增长空间依然很大,根据其运营的63个国家总人口41亿人计算,Uber目前9100万的用户数仅占到2%,Uber估计在 63个国家中,2018年出行在30英里以内的总里程为4。 7万亿,而Uber只对其中的260亿英里提供了服务,渗透率不到1%。

软银为最大股东,现任CEO持股不足1%

Uber目前最大股东为软银,持股比例为16.3%;其次为Benchmark Capital,持有11%的股份;Entities affiliated with Expa-1, LLC持股为6%;The Public Investment Fund持股为5.3%;谷歌母公司持股比例为5.2%。

其中软银直到Uber的G轮融资才入局,一出手就是70亿美元的大手笔,一举拿下超过15%的股权。软银还曾要求获得Uber董事会的两个席位,该席位或将随着美国安全审查而丢失。

此外,原Uber创始人兼CEO Travis Kalanick的持股比例还有8.6%。后入场的职业经理人Dara Khosrowshah,作为现任CEO持股占只有不到1%。

但Uber在全球拥有非常多资产。Uber将优步中国与滴滴合并,换取滴滴的股权,截至2018年9月30日持股比例为15.4%;Uber的东南亚业务与当地打车软件Grab合并,换取了30%的股权,截至2018年年底仍持有约23.2%的股权;俄罗斯业务则合并了Yandex.Taxi,截至2018年年底持股比例约38%。

COO奖励金额总数超过CEO

现任CEO Dara Khosrowshahi拿到了2018年公司最高额工资100万美元,和最高奖金200万美金。最少的12.5万美元工资由首席人事官Nikki Krishnamurthy所得,招股书显示,她的薪金和奖金反映了2018年按比例分配的金额。

可能是为了弥补Dara Khosrowshahi少的可怜的股份,公司给了他40133692美元的股权奖励,同时给了COO Barney Harford 相当高比例的股权激励(26272355美元)以及期权激励(19581250美元),最后总的奖励金额甚至超过CEO。

丑闻仍有余威

在招股书中,Uber提及了此前丑闻和事故对其业务和品牌声誉带来的风险影响。招股书称,我们之前收到了大量媒体报道和负面宣传,特别是在2017年,维持和提升品牌和声誉对业务前景至关重要。

2017年,Uber接连发生了“删除Uber”的抗议活动、女性工程师公曝光性骚扰、Waymo起诉Uber旗下无人驾驶公司Otto盗取其商业机密、女乘客遭司机强奸等丑闻。

目前,Uber仍在接受司法部和国外相关监管机构关于其业务合法性的调查。此外,Uber还需要面对平台上的司 新股鑫东财配资 机到底是独立承包商还是员工的问题,而这一问题的答案,将直接影响Uber的商业模式。

同时它在招股书中再次强调,可能无法成功开发自动驾驶技术并将其商业化,甚至承认可能不如竞争对手所开发的技术。

成都配资枫叶教育(01317.HK):截至3月底入读学生人数同比上升38.0%

4月1日丨枫叶教育(01317.HK)宣布,截至2019年3月31日,枫叶学校入读学生总数为41,380名学生。入读学生人数较去年同期增加38.0%及较2018年10月15日增加13.2%。

公告表示,集团的学年一般由9月初开始到翌年7月中。每学年分两个学期。未经审核入读学生人数数据让股东及潜在投资者了解各学期首 铁矿石期货鑫东财配资 月的入读学生人数。各学年的入读学生人数或时有变动。

相关热词搜索:配资服务点牛股配资

6.12千里马:镑美等待突破,日元多头尚未离场,美日空头延续

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