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有控股变国有参股 哈药集团公布混改方案

■本报见习记者孟凡军

4月24日晚,哈药股份公布了控股股东哈药集团增资扩股方案。

公告称,4月24日哈药集团召开董事会议审议《关于审议哈药集团增资扩股方案的议案》,确定了本次增资扩股事宜的具体方案,拟通过增资扩股形式引入不超过3家投资者,且其中包含一名战略投资者,从而推进哈药集团混改事宜。

具体而言,哈药集团将以增资扩股的方式在哈尔滨产权交易中心公开征集投资者,择优引入不超过3家投资者以现金方式对哈药集团增资。拟引入的投资者之间不得存在关联关系或一致行动关系,且其中应至少包括一名战略投资者。哈药集团原有股东不参与本次对哈药集团的增资,增资金额不低于16.20亿元。最终增资金额视征集情况而定。

本次增资完成后,拟引入的全部投资者合计持有的哈药集团股权比例为20%,每家投资者的增资比例分别为10%、5%、5%。

根据哈药集团官网资料,哈药集团为国有资本控股的中外合资企业,目前股东构成是:哈尔滨市国资委占45%,中信资本冰岛投资有限公司持股22.5%,华平冰岛投资有限公司持股22.5%,哈尔滨国企重组管理顾问有限公司持股10%。哈药集团旗下拥有哈药股份,人民同泰两家上市公司,其中哈药集团持有哈药股份46%股权,哈药股份持有人民同泰74.82%股权。本次增资完成后,哈药集团可能由国有控股企业变为国有参股企业,哈药集团的控制权可能由哈尔滨市国资委拥有变更为无实际控制人。

这并不是哈药集团第一次进行混改尝试。2017年12月底,哈尔滨市国资委、哈药集团与中信资本控股旗下中信冰岛、华平冰岛、中信资本医药签署了混改方案协议。根据协议,中信资本控股旗下公司中信资本医药拟对哈药集团实施增资并认购哈药集团新增注册资本15亿元,中信资本控股将成为哈药集团的间接控股股东,哈药集团的实际控制人将由哈尔滨市国资委变更为中信资本控股。但是,2018年4月25日,中信资本控股收到《商务部经营者集中反垄断审查不予禁止审查决定书》。因相关政策出现了更新,哈尔滨市国资委于2018年6月份宣布此次增资扩股事项终止。

值得注意的是,因此次筹划的增资事宜属于重大重组事项,哈药股份曾经于2017年9月28日起股票停牌长达5个月。2018年12月27日,因此次资产重组事项中涉及信息披露违规、中信资本作为上市公司收购人违背公开承诺筹划取得哈药集团及其下属上市公司控制权等事项,上交所对哈药集团、上市公司哈药股份及收购人中信资本三家公司及各相关责任人分别作出了通报批评的纪律处分。

银泰资源(000975.SZ):青海大柴旦复工生产

4月26日丨银泰资源公告,公司全资子公司上海盛蔚矿业投资有限公司收购完成青海大柴旦矿业有限公司,收购完成后青海大柴旦停产进行整改。2019年4月26日,青海大柴旦正式复工生产。

截至2018年末,青海大柴旦累计黄金资源量已达53.05吨,平均品位4.12g/t,矿石量1288.62万吨,其中采矿权范围内资源量矿石量405.38万吨,金金属量17.77吨;探矿权保有资源量矿石量883.24万吨,金金属量35.28吨。后续公司将大力推进矿山生产建设,力争尽快扩大产能,增强青海大柴旦的资源保障能力。

多喜爱欲“卖壳”,净利润不及上市前

日前,多喜爱(002761)家纺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称,正在筹划发行股份购买浙江省建设投资集团股份有限公司100%股权。浙建集团拟置入上市公司,实现重组上市,多喜爱实控人陈军、黄娅妮将退出多喜爱。

业界认为,交易如果完成则意味着多喜爱“卖壳”成功。多喜爱登陆A股不到五年时间,经历了净利润下滑等波折。反观几家家纺行业上市公司,也有业绩增长幅度小、新业务收益弱等问题。有业内人士分析,多喜爱的“卖壳”计划的背后,或许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家纺行业上市公司的业绩增长困境。

多喜爱“卖壳”前陷入业绩增长困境

公告显示,3月29日,多喜爱与公司实控人陈军、黄娅妮及浙建集团三方签署了《重大资产重组意向协议》。三方初步达成一致意见,浙建集团或其控股股东受让陈军、黄娅妮合计持有的上市公司29.83%的股份。如果交易完成,主营业务为家居家纺的多喜爱将在A股消失,上市公司寥寥的家纺公司将少一成员。

2015年,多喜爱登陆深交所,成为业内第四家家纺品类上市公司。起点不低的多喜爱,上市后因各种原因业绩却一度滑坡。2018年,多喜爱的净利润还未及上市前的水平。

根据多喜爱上市前发布的招股说明书,2012年-2014年,多喜爱营业收入分别为7.98亿元、8.13亿元、6.72亿元,净利润分别为8068万元、6041万元、4520万元。2014年已经出现了营收、净利润“双降”的情况。直至2017年,净利润出现回升,但2018年净利润还未达到2012年水平。

翻开多喜爱历年的业绩报告,业绩下滑原因主要来自终端销售变弱以及成本上升。2015年,多喜爱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分别减少11.25%和13.68%。多喜爱表示,终端销售变弱直接导致营收下降,受电子商务冲击、经营成本不断上升等因素影响,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双下滑。当时,多喜爱表示,将于2016年在互联网垂直电商业务方面做出适度的创新性开拓。而到了2016年,虽然营业收入提升12.35%,但净利润同比下降42.33%,主要原因为电子商务冲击、经营成本不断上升等因素影响下,行业竞争加剧,毛利率出现下滑以及互联网垂直电商业务未达预期效果等。2017年,多喜爱营业收入微微增长1.60%,净利润同比增长7.70%,主要来自相关子公司享受税收优惠政策。

2018年,受益于互联网新业务,多喜爱第二、三季度营业收入大增。但互联网新业务不稳定,2018年末期净利润为2778万元,相比前三季度净利润还有所下降。今年第一季度,多喜爱的业绩又出现同比下降。一季报显示,实现营业收入1.95亿元,同比增长23.0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达476.32万元,同比减少38.27%。一季报,多喜爱的非经常性损益以政府补助为主,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为298.6万元,主要为2019年收到开发区企业奖励资金。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公司一季度净利润实为192.96万元,同比减少58.07%。

拓展其他业务领域遭遇“黑天鹅”

也许是主营业务一直增长不力,多喜爱曾经计划向相关业务领域拓展,但出师未捷便遭遇“黑天鹅”事件,也一度给股价重创。

2017年5月6日,多喜爱发布公告称,与科通芯城集团旗下控股公司硬蛋科技有限公司签署了《战略合作框架协议书》,双方将共同打造智能家居“AI+家纺”生态,进行人工智能+传统产业的转型探索并展开全面深入合作,并将公司控股子公司深圳多喜爱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的名称变更为“前海硬蛋智能有限公司”,将其作为业务合作的唯一平台,拓展前海硬蛋基于硬蛋科技平台的新业务,目标是将前海硬蛋打造成中国最大的人工智能产业平台。

然而,随后一家名为“烽火研究”的机构发布了一篇名为《横跨10年的世纪骗案》的沽空报告,科通芯城被质疑严重造假。受此影响,当时多喜爱股价暴跌,2017年5月5日,多喜爱收盘价还高达60.98元,结果在6月2日停牌前,其股价已跌至27.33元,跌幅高达55%。2017年6月2日,多喜爱因实控人质押股份触及警戒线停牌。为了保证股东控制权、尽快复牌,控股股东陈军通过追加质押物、黄娅妮通过追加保证金解除了平仓风险。

家纺上市公司增长乏力

多喜爱与富安娜(002327)、罗莱生活、梦洁股份被称为家纺行业“四小龙”。有业内人士分析,多喜爱业绩的背后,是家纺企业业绩增长困境。

2015年、2016年,四家上市公司均出现了营收和净利润增长乏力的情况。其中,2015年、2016年,梦洁股份还出现营收下滑。这两年梦洁股份的营收分别为15.17亿元和14.47亿元,同比下降3.1%和4.67%。虽然2018年净利润同比增长幅度超过80%,但实际远不及2014年水平。罗莱生活也在2016年出现净利润下滑的情况,相比2015年减少近1亿元。富安娜2015年、2016年净利润增长也不及10%。

这几家公司均提及了当年业绩变动原因,电子商务渠道的冲击、促销活动力度加大、整体市场环境低迷导致毛利率下降。几家公司开展的“大家居”业务的拓展,短期内盈利能力较弱。

以富安娜为例,在2016年7月,其旗下“全屋艺术美家配置”子品牌“富安娜·美家”旗舰店试运营;2017年,明确“家纺与家具为两翼的发展战略”;在2018年报中,富安娜提到,定制家居业务逐渐步入正轨,但家具类占营收比重仍然较小为3.42%,获得9971万元的营收。“富安娜·美家”开始进入营销渠道拓展阶段,但是否能成为新的收入与盈利增长点,却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

相关热词搜索:哈药增资

04月26日上海金交所iAu100g价格0.00

深交所副总经理李鸣钟:今年以来深股通净买入476.26亿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