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嘉设计:关于实行2018年度分红派息事项后调整刊行股份购置资产事项股票刊行价钱和刊行数目的通告



证券代码:300746 证券简称:汉嘉设计 公告编号:2019-064

汉嘉设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关于实施2018年度分红派息事项后调整发行股份购买资产事项

股票发行价格和发行数量的公告

本公司及董事会全体成员保证信息披露的内容真实、准确、完整,没有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重大遗漏。

特别提示:

1、2018年度利润分配方案于2019年5月15日实施完毕。

2、本次发行股份购买资产事项股票的发行价格由19.82元/股调整为19.75元/股。

3、本次发行股份购买资产事项股票的发行数量由15,284,158股调整为15,338,328股。

一、本次发行股份购买资产事项概述

汉嘉设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分别于2018年10月12日召开第四届董事会第十四次会议、2018年12月11日召开第四届董事会第十六次会议、2018年12月27日召开2018年第四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通过《关于本次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方案的议案》等相关议案,公司拟通过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的方式收购杭州市城乡建设设计院股份有限公司85

.68%股权。

本次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的发行股份的定价基准日为公司审议本次交易相关事项的第四届董事会第十四次会议决议公告日,发行价格不低于定价基准日前20个交易日公司股票交易均价的90%,即19.82元/股。发行股份数量为15,284,158股。

公司于2019年5月8日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出具的《关于核准汉嘉设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向高重建等发行股份购买资产的批复》文件,公司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事项已获 配资公司唯信网 得中国证监会核准。

二、公司2018年度利润分配方案及实施

公司于2019年4月30日召开2018年度股东大会,审议通过公司2018年度利润分配方案:以公司2018年度股利分配实施的股权登记日总股本21,040万股为基数,向全体股东按每10股派现金0.72元,合计派现金股利1,514.88万元,其余未分配利润结转到以后年度进行分配。本年度不进行资本公积金转增股本。

本次利润分配的股权登记日为2019年5月14日,除权除息日为2019年5月15日,详见公司2019年5月8日披露在巨潮资讯网上的公告《2018年年度权益分派实施公告》。

本次利润分配方案已于2019年5月15日实施完毕。

三、本次发行股份购买资产的发行价格和发行数量的调整

根据《汉嘉设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报告书》,在定价基准日至股份发行日期间,上市公司如有其他派息、送股、资本公积金转增股本等除权、除息事项,将按照深交所的相关规则对发行价格进行相应调整。

创典全程2018年度营收增加29.50%净利润2135万

  创典全程于今日公布绩效陈诉,集团营业总收入278,107,876.33元,比去年同期增加29.5%,归属于挂牌集团股东的净利润21,345,919.66元,比去年同期20,329,343.24元增加5%,基本每股收益为0.37元,比去年同期元下升-5.13%。
  据“新三板 ”App AiLab显示西安创典全程地产照料股份无限集团,建立于2006年,法人杜荷军,2006年6月23日,集团前身西安市创典全程地产征询无限集团建立。2015年2月12日,无限集团整体变换设立为股份无限集团,名称变换为“西安创典全程地产照料股份无限集团”。2015年3月10日,无限集团经西安市工商行理局批准变换为股份集团,取得了注册号为610131100086989的《营业执照》。
  其主营营业为新居营销署理营业、综合照料营业。
  集团位于西安市高新区唐延路东旺座现代城1幢2单位19层21901号房,联系电话029-88830185。
  治理层名单
  副总司理:李勇
  副总司理:丁峥
  副总司理:张进平
  财务总监,董事会秘书:刘俊欣
  总司理:徐正茂
  董事:徐正茂
  董事:雷华
  董事:刘俊欣    上海期货生意业务所鑫东财配资
  董事:张进平
  董事长,董事:杜荷军
  董事:王延军
  董事:李勇
  监事:赵珺
  职工代表监事:侯盼盼
  监事会,监事:贾静
  十大股东名单
  杜荷军:1298.42万股
  北京立天荣泽科技无限集团:855.61万股
  徐正茂:630.30万股
  西安创享家地产合资企业:484.85万股
  王延军:445.09万股
 

速盈所77岁冯骥才重返文坛 一天当做两天用

名家

前天下午,77岁的着名作家、文化学者冯骥才在黄埔书院“非常道”读书会会场作了题为“我的写作生活”的分享。

近期,已经20年没有小说的冯骥才,携长篇小说《单筒望远镜》“重返”文坛。

文学和文化遗产保护,是冯骥才过去这几十年的工作重心。

除了作家身份外,近20多年来,冯骥才还一直致力于中国古村落和古建筑保护,被称为“中国古村落保护第一人”。

前天,冯骥才接受了本报专访,畅谈了自己这些年的经历。

文、图、视频广州日报全媒体肖欢欢

身兼作家、画家、文化学者等身份,冯骥才的人气相当火爆。从会场到休息室短短的一段路,读者们“围堵”让他签名,就用了半个小时。

打篮球“半路出家”当作家

冯骥才首先分享了自己走上写作的历程。他坦言,自己走上写作之路,有偶然因素。“我高中毕业后打篮球,在天津市队打中锋,那时的天津市队是中国甲级前三名。我打过两年的中锋,结果受伤了,就去画了十几年的国画。”随后他一边画画一边写作。那时写作主要是爱好,主要是写散文。“尽管报纸上虽然发表也不少,但我并不是一个职业的作家。”冯骥才说。

冯骥才说,他们那一代的作家,一个作品发表之后,读者来信基本上要用麻袋装的。他曾收到一封信,打开一看,一张纸上面什幺都没有写,一个字都没有。后来他发现信纸有一点凹凸感,仔细一看全部是水滴干了的痕迹,他才知道是眼泪,信纸上全是干了的眼泪。

他告诉,那时很多读者写信时是流着眼泪写的,信纸上有泪水,很多信压在一起时间久了,揭开信纸时会有轻微的沙沙声,这声音让他听起来很感动。他意识到,写作必须要用真情实感。

他继续说,其实没必要把写作看得很神秘。“写作实际上是一种生活,人人都能写作。它是一种爱好,就像我们有人爱唱歌,有人爱画画一样,写作可以表达我们对生活的感知,把认为有价值的东西记下来。所以,我曾经在给一个小朋友的纪念本上就写了一句话:‘记下感动你的事’。”

中国文化讲究“藏”

在演讲中,冯骥才一再强调,中国人要有文化自信。

他说,最好的小说就像“桃”一样,每个人都可以吃这个“桃”,不会咬不动,“谁吃了都舒服”。但吃了“桃”以后别忘记里面有一个“核”,“核”里还有一个小小的“桃仁”,有修养的人,不会轻易把“桃核”丢掉,而是拿小锤子轻轻敲开,尝一尝那个不一样滋味的“桃仁”。“这是中国文化的特点,就是讲究‘藏’。”

冯骥才举例说,自己曾经看过齐白石的一幅画,一张纸从上到下什幺都没有,在这张纸离底部还有三分之 2019股票配资平台排名 一的地方画了一片秋天的叶子,叶子上面趴着一只蝉,头朝下,并在叶子旁写了两句诗“鸣蝉抱秋叶,及地有余声”,绝了。

“这只蝉快掉地上了都还有声音。你就看上面的白纸有多长,蝉鸣的声音就有多长,所以这幅画是一幅有声音的画。这就是齐白石。这样的画家哪个国家有?只有中国有。”冯骥才说。

推动传统文化节日放假

推动中国传统文化保护,节日放假是重要的一个方面。冯骥才表示,自己在担任全国政协委员时就提出提案,传统节日要放假,春节当时是放假了,后来清明节、端午节、中秋也都放假了。“当时放假之后我就写了一篇文章发表在《人民日报》上,我说节日不是假日,节日有它特定的意义和内涵,那一天如果你没有文化情感,你没有按传统度过我们的文化节日,就没有真正过好我们的文化节日。”

除夕放假也和冯骥才有关。冯骥才说,过去一直是年初一放假,当时他在做文化遗产保护,特别是做节日保护时发现,中国人真正过春节过的不是年初一,过的是年三十。他觉得这是一个大问题。年三十的时候,一家人都从外面回来了,要吃一顿阖家欢乐的年夜饭,要吃饺子。但人们在那一天却没有办法提前准备,因为这一天大家还要上班,这就有一点尴尬了。所以,冯骥才提出除夕当天应该放假,这个提案提上去大概过了3个月,他的提案就被接受了。

“把文化精华留给后代”

过去20多年,冯骥才一直致力于中国传统文化保护,尤其是古村落保护,他被称为“中国古村落保护第一人”。

过去的这十多年,中国古村落急剧消失。2000年的村落是360万个,到了2010年只剩下270万个村落。“十年间中国消失了90万个村落,消失的是什幺村落,我们不知道。因为我们中国没有村落史。”冯骥才语带惋惜地说,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大家关心的是城市的大变样,但没有人意识到文化在大量的流失。

做古村落保护,要求冯骥才一年到头都要在乡间奔走,做田野调查。“做文化抢救不能坐在家里,而是要对一切民间文化进行‘地毯式’的全面调查,把前一代留给我们的文化精华挑出来留给后代。所以,我必须要放下写作。”因此,冯骥才近几年的写作基本上都是挤时间来完成的。比如,从天津到河南、河北做调查,开车要开7个小时,他就在车上构思、想象,把脑袋里面的小说“掏”出来。他的新作《单筒望远镜》就是这样坐在小车上创作出来的,只用了50天时间,他就将这本小说一气呵成写完了。

当提及“用20多年时间来保护古村落是否可惜”时,冯骥才说:“从个人来讲是可惜,因为我20年没有写小说,在做文化遗产。如果我两年写一部小说,我20年可以写10本小说,而且当时是我最好的时候,40多岁,也是创作力最旺盛的时候。但传统文化、古建筑保护又必须有人来做,我就必须站出来。”

这些年中国传统文化保护,冯骥才做的很多工作都是“义务劳动”,也受了不少委屈。“我做那幺多年文化遗产抢救,都是自己出资,有时我实在没有办法了,就只好卖画。”说起这些经历,冯骥才感慨万千。

手记:

“永远年轻”的老人

冯骥才先生的很多文章都入选了中小学课本。他的作品《挑山工》《珍珠鸟》都曾入选中小学课本,至今仍耳熟能详。说冯老是儿时的偶像也不为过。数年前的一个下午,曾经一个偶然的机会走进冯老的画室。当时我的第一印象是:这画室不像想象中的气派,甚至有些逼仄。几捧绿萝静静吮吸着透过窗幕的天光。迎面是一张拥挤不堪的大画案,上面总是堆满了大部头的杂书和民间的物件儿,土陶瓶里插了几株如上锈般的铁青色莲蓬,笔架上笔筒里胡乱挂着、塞着各式毛笔,青花笔洗和大大小小的碟碟罐罐散落一旁。

下午走进先生的大画室,那儿的光线总是压得低低的。老式唱片机有时缓缓响起一段肖邦、柴可夫斯基或是约翰·施特劳斯的音乐。四壁自然都是书、画、老箱柜和来自民间的各类生动造型——佛头、菩萨、罗汉、天王、民窑青花。冯老把所有的事情都安排在下午,有时一下午要分成7段。每每得了一点空闲,冯老就回到画室角落里的一张藤椅上,在木桌上喝一杯牛奶吃一块面包。

冯老今年已经77岁了,但他说起话来依旧中气十足,声如洪钟。和他聊天,根本不会觉得他是一个77岁的老人。在台上和观众分享两个小时之后,血糖有些低的他看起来略微有些疲惫。

他原本随身带了巧克力在口袋里,但由于一直忙着说话,连喝口水的机会都没有,更不用说吃巧克力了。直到到了休息室,冯老才有机会吃上几口巧克力。但只要和冯老聊起文学创作,聊起古村落保护,冯老就顿时焕发了神采,滔滔不绝起来。

过去20年,冯骥才一直致力于文化遗产保护,一年中有很多时间都在户外做田野调查,“忘记年纪的人永远年轻”,这句话用在冯老身上真是再适合不过了。

对话冯骥才:

不要为读书而读书

广州日报:能否介绍下自己每天的生活?

冯骥才:我每天早上起来后工作3个小时,9点到12点,之后吃饭,然后午睡40分钟。在下午2点多到单位,我把所有找我的人都安排在下午,最多时把下午分成7段,要见7拨人。

当这些都处理完以后就回家吃饭,饭后我爱人给我准备好热水,洗个脸,然后就睡一两个小时,这一觉就把白天所有劳累全扫走了。等再醒来就继续工作,直到凌晨一两点,相当于把一天的时间当成两天过。

广州日报:你曾用文学、绘画、文化遗产保护、教育“四驾马车”来比喻自己的人生,哪个更靠前?

冯骥才:很多时候我去参加活动,活动主办方都会给我的座位贴上各种标签,如文学、非遗保护、教育、政协委员等。前几年,我致力于文化遗产保护,我对非遗保护者这个身份也十分肯定。但我也热爱文学。如果现在让我排个序,我会先是作家、其次是文化遗产保护、第三个应该是教育。我觉得,现在需要培养文学和非遗保护相关的人才,有责任感的、有时代担当精神的年轻人,是文化领域未来的希望,所以教育是我未来关注的方向。

我今年77岁了,但依然有理想。我70岁那年在法国一个会做演讲的时候,我说自己今年70岁了,他们都不信。我说我也不相信,我还经常忘记自己70岁了。我后来说了一句“忘记自己年纪的人永远年轻”。

广州日报:你觉得你最好的作品是哪一部?

冯骥才:坦率地说,我最想写的书仍然还在我的理想里面。一个作家写完了以后,总是有后悔的,总是过一段时间要否定自己的一些东西。有的时候一个稿子写完了,好多天我一般不轻易拿出去,除非是有时候编辑催急了。有时候搁一搁拿起来再看,可能隔几个月拿起来再看的时候就有不舒服的地方,不舒服的地方再改。我的习惯是自己的稿子要改7遍,而且要在稿子发表之前。发表之后有没有觉得不好的呢?太有了,我经常有写完以后有不好的地方。甚至我要再加那幺一个细节那幺一个情节不更好吗?但是没有办法,书已经出版了

广州日报:对于现代都市人的阅读,你有什幺建议?

冯骥才:现在我们主流的社会要建成一个书香社会,各地方都提倡阅读。人们在阅读的时候实际上有不同的阅读需求。有的人可能是为了求知而阅读,或对某些方面比较有兴趣来阅读,有的则是工具性的阅读,还有就是为了消遣娱乐而阅读。哪一种阅读都没必要去否定它,它都是人们精神、生活的需要。我自己的阅读也不是一种阅读,而是多方面的阅读。

但有一点,不要把读书搞得很盲目,为读书而读书,闹得很热闹,读什幺书,有什幺收获,自己都不知道,等到了一定阶段就坚持不下去了。有一个很好的读书氛围是很有必要的。欧洲很多国家,很多家庭都有一个家庭图书馆。但如果我们把它宣传过了,就容易把读书搞成了作秀。你看很多老板的办公室后面的架子上摆了很多书,但那些书他基本上是不看的。

相关热词搜索:配资平台北京期货配资

“忠城蜜蜜”品牌是怎样做起来的

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