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补血”超1300亿 券商鏖战科创板粮草先行

本报记者李维北京报道

刊首语

这是一个变革的时代。中国资本市场将迎来新生的科创板,日益开放的A股也将吸引更国际化的资金,而外资券商则将带来业态新貌……这些变化将给中国券业带来前所未有的挑战,同时也将带来充满想象力的机会。《券业观察》将会作为一个专业的报道者,记录这场深刻的券业变革。

券商重沐幸福时光

不出所料,在惨淡的2018年年报披露之后,券商2019年3月月报一片辉煌。2019年对券商而言或是一个特殊的年份,科创板和活跃的市场铺就了盈利的前景,此前股权质押的包袱也随着市场上行而日渐消融。不过随之而来的是更大的挑战,头部券商凭借着强大的资本实力更上一层楼,而中小券商的生存空间则受到更大挤压,在牛市中如何抓住发展机会,这个命题或许不比熊市生存简单。

导读

在A股活跃度不断提高以及科创板行将启幕的背景下,扩容资本规模对券商而言变得越发重要。

4月9日晚,国泰君安发布新H股配售公告,拟配售1.94亿股新H股,配售代理按基准以每股16.34港元价格进行配售,配售股份占公司当前H股的16.2%,也即占公司总股本的2.23%。

该次配售所得款项净额约为31.22亿港元,国泰君安称,拟将配售所得款项净额用于补充公司资本金,增加运营资金,支持公司业务发展。

这仅是近期券商补充资本金的个例之一。在A股活跃度不断提高以及科创板行将启幕的背景下,有一件事对券商而言变得愈发重要,那就是扩容资本规模。

事实上,无论对于资本消耗型的两融、质押融资等业务,还是监管层针对科创板保荐承销业务提出的券商跟投要求,都将对现有的券商资本实力带来新的挑战。

兵马未动时,行业内已有粮草先行者。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发现,一方面有不少于12家券商近三年来纷纷登陆A股市场合计募资达332.86亿元;另一方面,近三年来14家已上市券商通过再融资获得资金超千亿元。

此外,另有不少券商也在通过次级债、可转债等方式进行债务融资,而中信证券(600030)收购广州证券为代表的横向并购也在悄然启幕,将进一步提升券商的规模效应。

分析人士认为,部分券商通过融资、整合提升资本实力,无疑将在A股市场活跃度提高以及科创板开板在即的背景下成为重要战备资源,而实现补血的券商也将拥有更强的竞争力。

三年募资千亿

据本站报道记者统计发现,近三年来期间,A股市场共有包括华泰证券、申万宏源(000166)、东方证券在内的不少于14家已上市券商股实现了定向增资。

“越来越多的券商有可能会采取增发的形式补血。”该分析师坦言,“一方面股价上来了,有更好的募资效果,另一方面业务也确实需要这方面资金,同时再融资的政策也有松绑预期。”

对于更多未上市券商而言,IPO亦成为其近年来实现扩充资本的途径。记者统计发现,近三年来共有包括中信建投、中国银河等12家券商实现IPO,平均每年上市4家;而在2006年至2016年的十年间,仅有14家券商实现IPO,平均每年上市1.4家。

“一方面上市本身可以实现资金募集,另一方面可以通过再融资、可转债等方式实现补血。”北京一家上市券商董办人士4月10日指出,“证券业资产证券化的提速和资本金的扩容是同步的,这也大大提高了这些券商在牛市预期下的资本实力。”

发债备战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投行人士处获悉,科创板基本已确定将对券商提出在发行环节的跟投要求,也将成为期待在科创板开展保荐承销业务的券商进一步补充资本能力的理由。

“科创板基本已确定券商跟投的原则,要在询价定价阶段控制承销商的高定价发行问题。”北京一家拟上市券商投行人士坦言,“这会对科创板的保荐券商提出更多的出资要求,投行业务也将进一步资本化,势必让更多券商选择增补资金。”

另据本站报道记者根据Wind数据统计发现,截至4月8日,2019年内开始起息、期限超过一年的券商次级债已达25只,涉及券商17家,总规模646亿元,同比激增246.75%,占去年全年规模的接近一半。

记者同时发现,部分券商先后多次发行次级债。例如安信证券在1-3月份内每月发行一笔次级债,而银河证券1-3月内发行的次级债更是多达4笔,涉及规模达140亿元。

根据《证券公司次级债管理规定》,1年期以上次级债可以按一定比例计入净资本,这显然也成为不少券商面对A股反弹进行的临时性补血举措。

“A股反弹带来的牛市预期让很多券商加入了补血大军,相比再融资的稀释股本,发次级债成为了更多券商的选择。”上述非银金融分析师坦言,“行情持续的情况下,预计更多券商也会采取这种方式补血。”

可转债也成为一些券商寄予厚望的募资通道。3月13日、29日,华安证券和安信证券母公司国投资本分别发布董事会预案称拟发行可转债,不过去年国元证券(000728)等券商可转债发行审核暂缓表决,也让市场对券商可转债的发行存有一丝顾虑。

“可转债毕竟是发行部负责,具有权益性质,当时一些可转债发行的暂缓不排除有监管层面顾忌市场影响的考虑。”4月10日,北京一家大型券商策略分析师认为,“不过在市场情绪复苏下,券商对可转债的发行应当更加有信心。”

文商配资VR行业月均融资十几起 投资人认为现在是入场好时机


曾在2015年迎来风口又逐渐消退的VR行业,2019年的春天,又因迎来了新风。

有数据统计,今年前3个月,国内外VR行业平均每月融资案例都在10起以上。其中1月破10笔, 2月16笔,3月11笔。

4月9日,香港上市公司云游控股(代码:00484.HK)宣布将对VR公司西瓜互娱投资,其拟收购北京VR公司西瓜互娱科技有限责任公司62.3%股权,预计代价为约人民币1.3亿元,将会部份以现金和部份以发行公司股份以作偿付。

云游控股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汪东风告诉经济观察网,VR会是5G时代最重要的应用之一,他认为,现在是切入VR行业的好时机。并且,这一轮时机,不会再像2015、2016年时的一阵风,而是会迎来真正的商业化落地。

此次投资西瓜互娱,汪东风看好的,是这家VR公司的多人互动技术、精准捕捉动作技术以及研发能力。这两项技术,能够基本解决VR此前被人诟病的“眩晕”,“无聊”的痛点。

西瓜互娱成立于2015年,从事VR技术的研究、开发和运营,并开设线下VR店,可以让用户体验大空间多人对抗VR游戏。该公司主要产品为线下大空间VR体验店“头号玩咖”,目前有40多家线下店,其中一线城市十几家,二三线城市二三十家,在4月将扩张到七十余家。目前运营的自主研发游戏包括《致命火力》《剑与魔法》等。

根据艾瑞数据,2019年到2021年,中国VR市场规模将从230亿元增长至790亿元,增幅远超前几年。

汪东风认为,游戏是VR行业是非常大的一个应用,并且商业化可期,“可能在各个行业,教育、医疗、等很多地方都会应用VR,但游戏离钱最近。” 他认为,在近5年内,VR线下游戏会最先兴起。

5G时代的即将到来,也被认为是当前VR行业再次崛起的好时机。汪东风告诉,在4G时代,也可以完成一些VR体验,但如果想实现跨地域多人互动,对5G是有要求的,“不是纯粹的技术问题,而是基础设施 股票配资浙嘉配资 的问题,它真正的普及肯定是在5G应用场景下。”

期货人从“游击队”到“正规军”

  其时尽力压服方世圣来上海的伯乐,是原上海中期总司理和现任东证期货总司理——党剑。
  有“火花”和正式举措之间照旧有宏大的差另外,尤其对一个在台湾曾经拥有百万高薪的人来说,换事情更是一个庞大的决议。“对付这个决议,我大约思量了有一年吧!”方世圣说道,“末了我想照旧来上海尝尝,横竖本身也有积贮,我想就当用两年的工夫给本身来上海学习学习吧!”于是在2005年时,方世圣作为期货公司照料的身份正式参加了上海期货市场。
  “在来之前,我翅膀总也交换过许屡次,也相识了其时上海期货市场的状态:期货公司范围都很小,靠几个掮客人出去同客户谈,经过代价战去拉客户来下单做期货。没有什么期货公司会思量公司抽象设置装备摆设和营销。”方世圣回想道,“固然,如今期货公司的状态许多多少了,有越来越多的公司实验用企业的团体抽象去开辟市场。”
  据方世圣先容,其时翅膀剑攀谈时,两人就在期货公司的市场营销方面告竣了不少共鸣:单一掮客人拉客户很难控制住期货公司的客服品格,每小我私家有每小我私家吸引客户的要领和履历,就像“游击队”一样,打完了就跑,没有牢固和连续性的生长。而期货公司的营销应该像“正轨军”,因而一个企业为单元团体去开辟市场,如许大约在未来更容易取胜。
  于是,方世圣在上海接到了第一项使命便是营销。“实在其时的上海中期曾经具有了肯定的品牌沉淀,比如在我来之前曾经经过举行一些大型论坛,并且请一些外洋专家来提拔公司的层次。因而,除了连续举行论坛之外,我更多的光阴则花在了研讨陈诉上。作为金融企业,一份高质量有规格的研发陈诉也是企业的窗口和门面。”
  固然,如今随着期货市场的不停强大,有范围的期货公司吸引了少量的拥有高学历的高端人才,这种“游击队”形式也将很快成为期货生长中的一段汗青。
  方世圣报告,在他实验研讨部的革新之前,期货公司网站上的研发陈诉就比如是一个“论坛”一样:研发陈诉期货公司里的人谁都可以写,并且任意写,写完还能贴在期货公司网页的“研讨陈诉”一栏。“我以为这种做法太随意了,大约会侵害到公司在客户心目中的抽象!”他说道。今后,他在上海中期构造了一个外部讲师的上岗测验,只要测验经过的人,才有资历去写一些有质量包管的研发陈诉,发在公司网站上。
 

相关热词搜索:券商资本

飞乐音响(600651.SH)第二大股东申安联合减持300万股

181亿天量成交!格力电器再度涨停,两机构趁机狂卖26亿,厚朴投资要接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