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股票配资五大国产老牌家电:老骥伏枥 路在何方?

本周,格力电器(000651)价值超412亿元的15%股权找“婆家”,搅动资本市场。截至2019年4月14日,未有更多官方消息披露。

格力电器此动作,被市场认为是国企混改的关键一步。

不过,与格力电器几乎同一个年代“出生”的康佳(000016)、四川长虹(600839)、TCL集团(000100)、海信电器(600060)等也先后参与国企混改大潮,甚至开始借此重新焕发生机。

1、财务对比——略显“尴尬”的康佳

营收:格力 TCL 长虹(2018前三季) 康佳 海信(2018前三季)

格力电器预告,2018年营收将在2000亿元-2010亿元之间。

TCL集团公布,2018年营收为1133.6亿元,同比增长1.60%

四川长虹暂时没有发布公告,但其2018年前三季度总营收为575亿元。

深康佳指出,2018年营业总收入为461.26亿元。

海信电器预计主营业务下降,但未披露具体数据;其2018年前三季度营业收入为246.41亿元。

归属于上市公司的净利润:格力 TCL 康佳 海信电器

格力电器预计2018年盈利260 亿元– 270 亿元,同比增长16%-21%。

TCL集团指出,盈利34.68亿元,同比增长30.17%。

四川长虹未出2018年年报,不做对比分析。

深康佳数据显示,2018年盈利4.11亿元,同比下降91.87%。

海信电器预计,2018年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将同比减少5.53亿元-6.17亿元,同比减少59%-66%。2017年,公司该数据是9.41亿元。也就是说,海信电器2018年归母净利大概是3.24亿元-3.88亿元。

通过以上两项财数据简单对比,发现格力确实“给力”。但康佳、海信等曾经的“老大哥”们却很尴尬地站在了末位。

深康佳营收总金额不及长虹前三季度总和;报告期盈利4.11亿元,只有格力盈利额的1.58%。不仅如此,深康佳的盈利还处于下滑状态。数据显示,其在2017年盈利50.57亿元,下滑了91.87%。

深康佳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为-7.95亿元,同比下降717.6%。更为关键的是,自2011年以来,该公司扣非之后的净利润就一直处于持续亏损的状态。其中亏损额度最大的一年是2015年,当年深康佳扣非净利润亏损高达11.30亿元。

与此同时,收购了日本东芝TVS的海信电器坦言,公司于2018年8月完成TVS公司95%股权交割的全部工作,自交割日后TVS公司2018年3-12月的财务报表纳入合并范围,报告期内TVS公司仍然亏损,但同比大幅减亏约3亿元。

2、老牌的“多元化”障碍涉足业务越多反而越不赚钱,造血能力亟待提升

格力电器主营家用空调、中央空调、空气能热水器、生活电器、智能装备、精密模具、工业制品、精密铸件、手机等产品。

格力的营业收入来源也简单直接,据格力2018年中报披露,其业务收入主要来自于空调,占营业收入的96.28%,生活电器和智能装备分别占比1.99%和0.45%。此外,近几年来,格力空调的收入占比均处于较高比例。

但从公司主营业务的构成来看,多元化趋势正在变得明显。

2013-2017年格力空调的营收占比正在逐年下降,虽然2018年上半年空调收入占比又有了回升趋势,但从近几年看全年数据还会有所回落,上半年空调收入占比更高可能更多地受到季节影响。

TCL集团自称是一家集综合家电、IT数码、核心部件、精益制造、军工业务为一体的全球化科技企业。

公司产品主要包括:以彩电、冰箱、空调、洗衣机、智能盒子等为代表的消费电子业务,以IT分销、企业信息化综合解决方案提供为代表的IT数码业务,以冰箱压缩机、家电零配件为代表的部件业务,以电子制造服务(EMS)为代表的代工制造业务等。

TCL集团旗下TCL电子、翰林汇、华星光电、家电集团、通力电子和TCL通讯分别占比34.35%、14.73%、24.53%、15.55%、5.50%、11.19%。其中家电集团主要从事空调、冰箱、洗衣机及健康电器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营收占比居于第二位。其中家电产业占比逐年上涨。

TCL的多元化显然要比格力更丰富,近六年TCL共涉及过12项业务,业务种类最多的2014年,主营收入竟来自于八大不同板块的业务。

四川长虹主要从事IT产品、厨卫产品、电池、电视、房地产、机顶盒、空调冰箱、通讯产品、系统工程、运输、中间产品分别占比22.07%、0.93%、1.76%、16.19%、0.64%、2.34%、20.69%、0.10%、0.07%、1.75%、31.05%。

其厨卫产品、电池、电视、机顶盒、空调冰箱总占比为41.94%,此外,四川长虹曾经的核心业务——电视机占比正在逐渐下降,2017年全年占比18.60%,大约只有2013年的一半。

深康佳成立于1980年10月1日,业务有多媒体业务、白电业务、环保业务、半导体业务、移动互联业务、科技园区业务、供应链管理业务、互联网业务、投资业务、创投业务等。而其业务收入来自电子行业、供应链行业和环保行业,其占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28.55%、61.46%和6.55%。

资本邦了解到,公司供应链管理业务主要是依靠公司消费类电子业务原材料采购渠道及分销体系和终端网络优势,为供应链上下游企业解决信息不对称造成的渠道问题,提高流通效率。

按照产品划分,深康佳彩电、手机、白电业务占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21.45%、0.72%、4.61%。公司彩电、白电业务占比总计26.06%,不及供应链管理业务的一半。

值得注意的是,深康佳近年来,随着供应链服务业务的占比增加,其白电、彩电业务营收占比锐减。

然而,诡异的是,深康佳供应链行业毛利率仅仅为0.99%,但其电子商务业务毛利率为14.52%。或许正如市场所称,康佳似乎只完成了营收方面的转型,却并没能完成盈利能力方面的转型。

海信成立于1969年,前身为青岛无线电二厂。目前拥有海信、科龙、容声、东芝电视等多个品牌,已形成了以数字多媒体技术、智能信息系统技术、现代通信技术、绿色节能制冷技术、城市智能交通技术、光通讯技术、医疗电子技术、激光显示技术为支撑,涵盖多媒体、家电、IT智能信息系统和现代地产的产业格局。

从五家公司的情况来看,我们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那就是所谓“多元化”的发展似乎并没有给公司带来实际好处,反而成了“累赘”。

涉足项目最少的格力业绩表现最为出色,而深康佳最为“悲惨”,公司在2018年涉足的项目多达10项,净利润却比2017年下降了91.87%。

另外,从现金流量的角度看,2018年上半年五家公司的造血量只有格力和海信家电为正。如果将海信电器和海信家电的造血量合并的话,海信的造血量也将为负。

此外,已经公布年报的深康佳和TCL集团全年造血量更加恶化。虽然海信家电的全年造血量增加,但海信电器的造血量还未得到,海信最终能有怎样的表现也值得期待。(资本邦注:“造血量”全称为“造血性货币增量”,反应企业内部自主生产的增量。)

3、老骥伏枥,路在何方?

时代在变,需求在变,这些老牌家电企业也在“变”。

3.1董明珠的尝试

暂时不谈格力电器目前15%股权转让的事宜。

作为5家老牌家电企业中日子过得最好的公司,格力电器这几年颇受市场关注。

这就不能不提格力当前的公司掌舵人——董明珠。

前几年电动车大热的时候,董明珠投资银隆开始转向电动车行业。然而,市场消息称,银隆高管几乎贪了董明珠投资的10亿元。

格力2017年没有进行分红,主要是因为格力要做芯片,这是格力第11年来首度宣布不分红。董明珠当时称“哪怕投资500亿,格力也要把芯片研究成功。”此外,董明珠也曾表示1年内要研发出制笔的精密设备。

3.2长虹的“智慧厨房”

长虹是作为大三线建设背景下的重点工程于1958年在四川绵阳成立的,主要研制生产机载火控雷达,在70年代顺应“保军转民”,长虹开始研制民用电视机。

2018年9月5日,老牌家电企业四川长虹转战智能制造,长虹对外发布了智慧厨房系统。长虹表示“制造+服务”将是长虹整体战略的主要组成部分。

3.3TCL集团业务重组及折叠等新领域拓展

去年年末,TCL集团宣布,以47.6亿元剥离资产,拟将其TCL实业100.00%股权、惠州家电100.00%股权、合肥家电100.00%股权等打包向TCL控股出售。经统计,TCL集团最近两年多来,

集团共出售、关闭非核心业务企业 63 家。

如今,TCL集团的业务架构已经调整为半导体显示及材料业务、 产业金融及投资创投业务、新兴业务群三大板块。

2018年12月,TCL集团与小米集团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将开展在智能硬件与电子信息核心高端基础器件一体化的联合研发,创新下一代智能硬件中新型器件技术的应用,建立起核心、高端和基础技术领域的相互合作或联合投资。

TCL集团旗下的TCL通讯目前正在进行折叠屏手机的研发,计划在2020年一季度推出折叠屏手机,主要针对海外市场。

2019年3月,TCL提出了T-HOME、T-LIFE、T-LODGE和T-PARK四个产品层级,实现了对个人消费、智能家庭、商业园区等各个领域的覆盖。

3.4康佳或谋求科创板上市

2018年,康佳制定并推动实施以转型升级为导向的发展新战略,明确了以科技创新为驱动的平台型公司的核心定位,坚持“科技+产业+园区”的发展方向和“硬件+软件、终端+用户、科技+投控”的发展模。

2018年,康佳集团以4.55亿元收购了原新飞电器旗下三家公司100%股权,在历经快速重整,实现“康佳+新飞”的双品牌运作。

此外,康佳布局智慧家庭新模式,与中国移动、亚马逊等第三方平台,构建基于“云云互联互通”的体系,从智能产品向智慧家庭场景不断延伸。

2019年3月18日,深康佳称,在条件满足的情况下,公司将积极推进控股或参股公司在境内外或者科创板上市。

4.5海信收东芝“新生”?

2010年以来,海信电器一直坚守“液晶+激光”战略,但不幸的是,这两个点公司似乎都没踩准,以至于“一子落错”,从而拖累了公司。直到2014年9月,海信 微交易鑫东财配资 电器才推出了全球首款自主研发的100吋超短焦激光电视。

这也意味着从2007年到2014年,整整7年,海信电器咋激光电视的投入远远大于产出。但激光电视市场较为小众;奥维云网数据显示:2015年,激光电视仅有千台市场;到2017年,激光电视的市场上升至7.1万台,约占当年中国彩电总销量的0.16%。

或许是意识到战略错误,海信电器于2017年11月突然宣布,将以不超过 129.16亿日元(约人民币 7.98 亿元)收购东芝所持有TVS

公司95%的股权。

2018年8月17日,海信电器收购TVS公司股权交割完成,最终交易作价约为3.55亿元,TVS公司成为海信电器的子公司,海信电器则获得TVS40年全球品牌授权。

资本邦了解到,TVS公司主营东芝电视及商用显示器、广告显示器等周边产品。作为东芝子公司,TVS拥有较为先进的OLED技术,可以弥补海信电器OLED技术方面的不足。

但是,TVS的经营状况并不乐观。公告显示,截至2017年上半年,TVS未经审计的总资产为7.37亿元,总负债16.27亿元,资产负债率高达220.76%。

受此影响,2019年1月30日,海信电器预计,公司2018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3.24-3.89亿元,同比减少5.53-6.17亿元;扣非净利润约为0.5-1.15亿元,同比将减少5.92-6.57亿元。

期货交易所交通银行去年净利736亿 贷款减值损失424亿增长四成

本站讯 交通银行(601328.SH)3月29日晚间披露2018年年报。2018年,交通银行实现营业收入2126.54亿元,同比增长8.49%;实现净利润736.30亿元,同比增长4.85%。

截至午间收盘,交通银行收报6.33元,涨幅1.44%。

利润分配方面,交通银行表示,正在积极推进公开发行A股可转换公司债券工作,因此暂未研究2018年度利润分配方案。后续将尽快研究拟定2018年度利润分配方案,并提交董事会和2018年度股东大会审议。

截至2018年末,交通银行资产总额达9.53万亿元,较上年末增长5.45%;负债总额8.83万亿元,较上年末增长5.55%。

2018年,交通银行实现利润总额860.67亿元,同比增加28.02亿元,增幅3.37%。利润总额主要来源于利息净收入和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

报告期内,交通银行实现利息净收入1309.08亿元,同比增长4.83%,在营业收入中的占比为61.56%;实现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412.37亿元,同比增长1.69%,在营业收入中的占比为19.39%。

2018年,交通银行信用减值损失为434.54亿元,其中贷款信用减值损失为424.96亿元,同比增加123.35亿元,增幅40.90%。

截至2018年末,交通银行逾期贷款、逾期90天以上贷款实现“两逾双降”。其中,逾期贷款891.64亿元,逾期90天以上贷款320.79亿元,分别较上年末分别减少103.34亿元、135.20亿元,占比较上年末分别下降0.33个、0.38个百分点。

报告期末,交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为725.12亿元,不良贷款率为1.49%,较上年末下降0.01个百分点;拨备覆盖率为173.13%,较上年末提升18.40个百分点;资本充足率为14.37%,较上年末提升0.37个百分点;一级资本充足率12.21%,较上年末提升0.35个百分点;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11.16%,较上年末提升0.37个百分点。

2018年,交通银行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报酬合计1169.85万元,其中2人年薪超百万。其中,职工监事陈青年薪101.39万元;职工监事杜亚荣年薪100.10万元。

此外,董事长、执行董事彭纯年薪72.45万元;副董事长、执行董事、行长任德奇年薪37.56万元;执行董事、副行长侯维栋年薪66.54万元;执行董事、副行长、首席财务官吴伟年薪66.54万元。副行长郭莽年薪92.30万元;董事会秘 场外配资行为最显著特征 书顾生78.21万元。

新能源车补贴有望放宽 特斯拉股价上涨

据本站报道,美国两党议员提出立法,为每个电动汽车制造商提供额外40万辆电动车的税收抵免额度。这将有利于特斯拉等汽车公司提升销售业绩。

受此消息推动,周三特斯拉股价上涨,截止美东时间11点47分,涨幅扩大至1.90%。

现有政策允许购买电动汽车的美国纳税人享受7500美元的税收抵免,但一旦汽车制造商的销售额累计达到20万辆,顾客可以享受的税收抵免的优惠金额就将逐渐减少直到取消。

截止4月1日,通用汽车的税收抵免已减少到3750美元,而特斯拉的税收抵免在1月1日就将至了3750美元,并将于今年年底完全取消。

新提出的法案,被称为《推动美国前进法案》,将使每个电动汽车制造商在额外的40万辆电动车上享有7000美元的税收抵免,达到40万辆之后,税收抵免优惠政策逐步取消的时间也被缩短至9个月。

该法案得到了包括通用汽车、特斯拉、丰田、福特、菲亚特克莱斯勒等主要汽车制造商的支持。但分析认为,该法案将在国会里遇到不少阻力。上个月,白宫提议立即取消7500美元的税收抵免,称此举将在上年内为美国政府节省25亿美元。

华尔街见闻此前文章提到,根据特斯拉官方公布数据,Model 3在2018年的交付量为145846辆,高居2018年全球电动车销量榜首,市场占比为7%,几乎是第二名北汽EC系列和第三名日产聆风的总和。但2019年由于美国新能源补贴政策正在消退、欧洲和中国市场则面临需求危机,Model 3销量开始出现大跳水。

今年早些时候,特斯拉也宣布降价以抵消税收抵免到期带来的影响。3月,特斯拉宣布下调Model S、Model X和Model 3共计8款车型的在华销售价格,其中,Model 3 降价幅度为2.6-4.4 万元、Model S 为1.13-27.75 万元、Model X 高达17.45-34.11 万元。

4月3日,特斯拉公布的最新交付数据显示,一季度交付量6.3万辆,较去年同期增长110%,较上季度下降31%。其中,Model 3交付量5.09万辆,略低于市场预估5.175万辆,依然是特斯拉的销量冠军,高于亚军60%;Model S和X交付量1.21万辆。

特斯拉预计,由于交付量低于预期且产品大规模降价,一季度净利润或将受负面影响,但表示季末仍有充足现金。

相关热词搜索:海信,亿元,长虹

期货市场围绕32个产业链加大研发投入

宝牛e配全国首套房贷款利率连降4个月 未来整体房贷利率可能继续下行